崔青 ‖一座安然若素的城

时间:2021-12-28 21:45:48   栏目: 散文精选   点击:527次  

文/崔青
 
在我的惯性思维里,如果给“敬爱的”这个词加个后缀儿,那一定是这三个字“周总理”。二十年前的五四青年节,我朗诵了诗人季风的《老乡》:“同住在古运河畔的乡下,操一口淮安的方言,我喊您老乡”,从那时起,淮安和淮安方言,就成了许多年来一份放不下的记挂。
 
去年暑假,女儿要去无锡参加一个活动,商量后我们决定绕道淮安,在那里住一晚。隔了那么多年,我迫切的想要走近、触摸、了解、感受这个古运河畔的漕运古城,去总理家小巷的石板街上走一走。
 
七百公里的路途,车窗外极速后退的城市、村落、田地、湖泊从我眼前滑过,越是靠近,急切的情绪反而平缓下来。敬爱的,仅这奔你而去的的路途,都已让我心怀无限憧憬。兖州站,我对面上来一位阿姨,跟家里人打电话是我听不太懂的口音,问过得知是淮安人,来女儿家住了一段日子,今天回家。顷刻间,顿觉阿姨的口音亲切起来,这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淮安人。阿姨跟我说怎样挑选新鲜的蒲菜,女儿最爱吃她包的蒲菜包子,说老伴儿一人在家吃饭净糊弄,说没有高铁的淮安是个慢生活安逸的老城,说去淮安一定要去看看总理故居。
 
到淮安时,刚下过一场小雨,淮安火车站是建成十年的一座巨大船型建筑,没有一眼望不到边的车站广场和摩肩接踵的人群。稀稀落落的旅人走出出站口,踩着湿哒哒的地面,转瞬消失在大街小巷。阿姨给我指了去住处的路后,等不及我道谢,牵挂着老伴儿的她匆忙离开。
 
得知我们特意绕道来淮安,热心的出租车司机抄近道一路狂奔,赶在总理故居关门前一个半小时,把我们送到了驸马巷街口。司机说,去总理故居,走驸马巷最近。巷子入口是一个高大的木质门楼,门楼两边各有三根立柱,主体五层起脊雕花,古朴典雅。昔日的庆阳公主和驸马爷留下了一巷子故事,故事里走出了一个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少年。这个夏日午后,站在门楼下的我心怀崇敬地进了巷子,我走得很慢,脚步很轻,像怕惊醒了时光,也怕叨扰了谁。在两旁林立的小门店中间,穿过岁月的迷雾,我看见一个俊朗少年背着书包,他的身影被晨光或者夕阳拉得长长的,温暖的投射在这条光滑的灰砖石板路上。时光被搓成了看不见的一条麻绳,一头系在少年的书包上,一头牵拽着轻轻跟随在他身后的我和亿万个我们。
 
 
当我从总理家两扇对开的黑漆窄门走出,沿院子外南墙根儿向西走的时候,女儿对我说“快看,这天上的云彩,像一匹张开翅膀的飞马”。恰如女儿所说,在夕阳的托举下,一匹骏马正扬着四蹄,金光里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奔。感觉这条背街的巷子也被映照得辉煌起来,生动起来。那一刻,置身白墙灰瓦间抬头仰望的我,瞬间湿了眼眶。敬爱的周总理,这座安静的小城,还有那么安静、内敛、朴素你的样子,都遮挡不住你内心喷薄的豪情,你周身耀眼的光芒!崔青
 
围着总理故居不大的院落,我们绕行一周后,向东北方向走去。人行道边,一架遮阳伞下是个修电瓶车的摊位,师傅低头补着一根车胎。街上的行人,好像都没有什么要紧事儿,不论是独行的还是结伴的,看不见脸上急火火脚底生风的,更难见到夹着手包一溜小跑的人。因为要赶去淮安府署,我和女儿成了这条老街上格格不入刮过的一阵风。经漕运博物馆疾走向北,穿过东西向马路,走在石板铺就的广场上,淮安府署的门楼近在眼前了。用一个小时,走马观花看了一圈明清两代的淮安府,除却庄严的办公区域,古朴兼具奢华的生活区,印象最深的就是关押、处罚犯人的刑部大堂了。各种刑具和造型逼真的行刑场面看得我心惊胆战,也许正因为当年富庶之地对作奸犯科、贪污腐化之人的从严处罚,才有了当今淮安淳朴安然的民风。
 
刚才从淮安府署门前疾行而过无心观望,这会子才注意到不大的广场上,三三两两聚了很多人,细看也不是什么集会活动,就是当地居民休闲。有下象棋的,打扑克的,在树荫下支起小桌喝小酒的,这些人中不光有老年人,我还看见了锻炼或者安静看书的年轻人。经过一位陷进竹椅里打盹的老婆婆身边,一把旧蒲扇盖在她的膝盖上,在行人来来往往的路边,这位老人睡得安详踏实,我下意识放轻了脚步,收了声。
 
在路边店买了两杯奶茶,坐在漕运博物馆门前广场上,看年轻的父母和老人们带着孩子在广场上玩耍。跟女儿抢着喝完其中一杯清香豆腐味儿的奶茶,我们继续向东溜达,像是被传染了,镇淮楼城墙下我们也跟着在休闲长廊坐下,数了数在城墙根儿这块儿,有六个修脚师傅正在忙活着。家伙什儿很简单,一个工具箱,一个马扎儿,一个水盆,再加一把折叠椅,所有家当一辆自行车就能驼走了。那躺在折叠椅上闭目休息享受服务的,不见得多金贵的主儿,大都是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过来修脚解乏。我们四望,有的修脚师傅专注于手中的伙计,有的与顾客有说有笑。千年以来,曾历经战火的这座古城瞭望楼,后被寄予镇压淮河水患之期望,一直跟战乱和灾难紧密相联的这座古城楼,在这个夏日黄昏里,却安详宁静的如同淮河墨绿色的水面,平展无波。
 
夜色阑珊,我们在刘鹗故居对面的一家“平桥豆腐”特色饭店坐下来,小门脸儿,不大的前厅一个小吧台前放了一张高脚茶桌。进了左手边的一个小单间,杯盘桌椅古朴雅致,操一口淮安话的阿姨端上浓香细碎的平桥豆腐,滋啦滋啦滚着油光的砂锅长鱼,还有清爽微甜的蒲菜汤配两杯米酒,都是地道当地风味儿。在这个宁静的夏夜,白日的余温渐渐散去,作为土生土长的济南人,今天我追到先生门前,与那个"摇个串铃"浪迹江湖的侠客老残,对坐畅饮,荣幸之至。
 
来淮安,不为来看风景,只想咂么一下婉转的淮安话,进到街边小馆子里吃一餐饭,饮一壶酒。朦胧月色下,走在这座安静朴素千年老城的街头,看中华少年的背影翩然而去,感受沉积厚重的历史风韵扑面而来。那夜,我住在淮安。那夜,我安然入眠。
 
作者简介:崔青,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,济南周三读书会会员。文字是感知万物的触角,藉此书写世间百态,解读悲喜人生。

日志标题:崔青 ‖一座安然若素的城
日志网址:www.kmroom.com

困眠散文网散文精选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《崔青 ‖一座安然若素的城》,包含短篇散文等更多散文精选 内容尽在困眠散文网www.kmroom.com。

相关推荐

桐城故事 (散文) ||湖北 周振林

● 周振林我这里讲的桐城,是贵州遵义的桐梓县。关于桐城的来历,据史料记载,桐梓县唐初为同安县,属同安郡;至德二年,因忌安禄山叛唐,去郡县名称中的安字,后改同安郡......

最好的人生,始终保持精神明亮

文/花汐颜  半世人生,走过一段段风烟尘路,日子删繁就简,生活安稳朴素。人生意义的参悟,添了几分亮度和厚度。  山河岁月中跋涉,生命不曾减退光华,闪亮的思想,成......

拈花一笑,那朵花能灿烂多久

作者:雪灿  每个黄昏,沿着那条清澈的小溪,穿过那条开满浅蓝色野花的小径,倾听着那潺潺的流水声,我知道,那是岁月的长河在静静地流淌。  每晚,坐在电脑前敲击着文......

孔雀的叫声 山高水长

孔雀的叫声 山高水长文/秋窗春夏秋冬,她都在一根独木上站着,象一位被囚禁的美人,爪上绑着小铁链。透过窗户,每天都能听到她凄婉的叫声,叫声里山高水长。每天,我会数......

李晓云||终于,春暖花开了

有感于张家口新冠肺炎清零李晓云/作、朗诵 昨晚,九点二十七分。 张家口发布发布了全部治愈,张家口确诊患者清零的消息,我瞬间眼眶湿润。 这个冬天,好漫长啊,仿......

于伟 | 油花并蒂别样红

广袤贫瘠的黑土地上,犁铧深深嵌入了荒野,纤绳吱呀呀勒着这些女人柔弱的背脊。随着犁铧缓慢的前行,开垦出一块块新的沃野的同时,历史也书写了一页页新的篇章。 人们......

《逆商》作者/落叶

文/落叶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去还复来,多么豪情壮志的诗句,殊不知话语蕴藏着人生的辛酸与坎坷。在人生的大舞台上,有些人天生做事圆滑人情练达,左右逢源交际能力强,......

钱塘江的早晨

夏天的早晨来得特别早,次日我从沉睡里醒来的时候,窗外的天空已经早早地亮了。  经过简单的洗刷过后,看看离早餐的时间尚早,我便邀请着朋友一起,穿过林林立立的高楼,......

关于渡河的文章

篇一:渡河  时近黄昏,我独自站在渡口,看着夕阳下滔滔的河水泛着金色的波光。  河畔停泊着一艘客船,而我将乘这艘船渡过河。客船在水面上上下波动,里面空空如也。也......

错过了,这一季花开

作者:〃原ん点  一两场春雨过后,那种乍暖还寒难以将息的凄冷感觉,被日拨云开,款款徐来的煦风轻抚,霎时弥漫着微熏的氤氲。周遭都朦胧着一派暖暖的春意。  严冬的外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