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雀的叫声 山高水长

时间:2021-12-28 21:45:48   栏目: 散文精选   点击:852次  

孔雀的叫声  山高水长
文/秋窗
 
春夏秋冬,她都在一根独木上站着,象一位被囚禁的美人,爪上绑着小铁链。透过窗户,每天都能听到她凄婉的叫声,叫声里山高水长。
每天,我会数次从她身边走过,每次我都驻足停留片刻,朝着她自言自语几句。我环顾四周,轻轻说话,至于说了什么,我也不知。看到她冷了,我让小伙子们把她移至有阳光的地方;热了,我建议给她罩上一把太阳伞,他们照做了。"独木棍上再铺上一块木板如何?她常年独立在一根木棍上会很累。"我小心翼翼地再提出要求,小伙子们没接受,明显烦我多事了。看到她,总有沉重的感觉,每每端详她貌似正常,没有痛苦的痕迹后,我才安然走开,从出家门到离开小区的这段路程,心情属于孔雀。
 
把她绑在独木架上的是几位年轻人,他们开了家美容美发工作室,生意看来不错,进进出出有很多客户,很显然,这只孔雀是为招揽生意的。夜深了,仍有靓女帅男边工作边窃窃私聊,听不清他们交谈的内容,似乎也谈艺术人生,他们设计出的发型都蓄含着新人类的思想。这些年轻人的举止、语言很神秘,他们吃各种外买,闲暇时玩着手机,长久地沉浸在网络世界里,靠各种呆萌表情和符号交流,汉字语言省略到极点。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文明的标志,他们的生活习惯正在打破一些传统的模式,甚至在颠覆。至于门外这只美丽的孔雀,其实与他们是陌生的,为此,我断定,他们不会善待她,孔雀是他们的门面、广告语、一个寓意诗意和远方的道具,他们却不知孔雀真的有诗意和远方。
这只孔雀,我仅见过她一次开屏,漂亮的羽毛闪着蓝宝石般的光,象一大束兰花盛放,亦如盛放的礼花,光芒四射。四月的阳光慵懒暧昧,她又瞬间闭合。孔雀开屏寓意很多,我更认为她是受了惊扰。她像一个冷美人,落寞成一幅画、一具雕像,像一位被打入冷宫的古代王妃,头戴王冠,面颊瘦削,远离宫闱之苦,已无处倾诉。甚至她像极了对面墙上贴着的"英伦玫瑰"戴安娜王妃的巨幅海报,戴安娜那双摄人魂魄的蓝宝石般的眼晴和高高的鼻子,正对着孔雀,孔雀那长久垂着的翎羽,如深垂的忧郁。她们失去了爱和故乡,那份浪漫曾在遥远的泰晤士河畔和康河里浮沉,在那有着童话里的古城堡、马车和尖尖的大教堂的庄园里,是她们曾经神话般的家园。
 
但凡美好的事物,总是有缘由的,为了这只孔雀,我还真去查考了一下资料。孔雀属鸟类鸡科动物,在那四季如春的云南,这些大鸟飞来飞去。原始大森林里,有孔雀的诸多传说,她们拖着长长的尾屏,被誉为“百鸟之王"。《山海经》里有记载:"身上披着花纹,燕一样的下颌,鸡一样的嘴,头上有‘德’字,颈部有‘义’字,背上有‘仁’字,胸部有‘信’字,翅上有‘义’字,脚踏着‘正’字,尾上系着‘武’字。"孔雀是凤凰的一种,是平安吉祥之神鸟。造物主创造孔雀,用的全是上好的东西,不沾邪恶,让她飞落人间,是上苍的失误。
眼前这只孔雀,被结结实实地囚禁在人间,她或许已经忘记了遥远的南国,那里有“傣家竹楼彩虹绕,有小卜冒、小卜少,曲掌翻腕把舞跳”,有云蒸霞蔚的苍山洱海,还有葫芦丝竹、纳西古乐,那是西双版纳的声音。热带雨林营造的风情属于孔雀,她有百鸟朝凤的高贵,她张开的屏尾荡起南国的彩云。此刻,这里是北方,一个陌生的小镇,她只有孤影自怜的哀伤和对周遭环境的惶恐,这不仅是对身体的圈养,更是对精神的束缚。除去一声声长鸣,她有时也急躁地在独木上走来走去,我甚至担心她会疯了,她若患上抑郁症,可是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。孔雀的叫声
来来往往,她似乎已熟悉了我,有几次,我认为她能听懂我的说话。她抬起头,从独木上向我侧侧身子,遇有合适的时机,我可以摸摸她,我希望她能感受到我的友好和安抚,这些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“怪物",不都是敌人。万物都自有与其呼应的世界,彼此交叉又彼此独立,既是生灵,便一定有灵、有魂,区别在于,它们不谙人类的套数,或者它们洞悉却不随从。它们真是太高尚了,有山高水远的鸣叫,却不是在传播恶语,即使被束缚住双翼,也不会来挠你。它们遵从自然界秩序,视法则如警钟,自律是根植在本性里的善良,一直到死也不泯灭天性。你看到哪一只鸟堕落了吗?你看到一只鸟会把另一只鸟屠戮了吗?这些事情在人间或许司空见惯。人类会一边划着诗情画意的小舟,一边撒下天罗地网,生存的教科书里充斥着交易的短篇和血腥的长篇。人性的短板里,越发补不上"善"这一堂课了,高举的是弱肉强食的旗帜,只要在法律以外,便沒心没肺地挥舞着屠刀,砍碎一只眨巴着眼睛的动物象砍碎一块砖一样木然。"善”是口不食羊——倒着读。只有佛家弟子会琢磨这个字。
 
我的村庄里,有一户人家,猫把他的肉吃了,他逮住了猫,给剁了爪。不久,这家人的儿子触电失去了手臂。我们不去考究这个事件是否真有必然的因果关系,但是,剁了猫爪,是泯灭人性了。前日路过菜市场,冷不丁瞥见一条大鱼正被活生生刮鳞。这杀气腾腾的的场面,令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我的心脏受不了,只能快速离开,眼睛却湿润了。我们换了一个地方去买菜。女儿问我怎么了?我没言语,为一条鱼流泪吗?路人听见会讥笑我,善良的女儿会和我一样难过。我甚至不知那是一条什么鱼。谁说鱼不会哭泣,没有眼泪?如果鱼会哭泣,你能手下留情吗?大凡见过的杀生场面,都是血光四溅,谁说地狱远离人间?谁说那些烟火都是香喷喷的?
曾经读过一位作家写的一个故事,他参加朋友的家宴,却发现厨房里即将被杀的鱼一次又一次艰难地挪动身子,只为堵住下水口的那点存水。它求生的欲望和人一样,有挣扎,有巨痛,有喊不出的惊恐。人类却在麻木地抡着屠刀……杀人者该杀,杀鱼无罪。动物无权申请法律保护,它们被人类食用是天经地义的。由此可见,人的行为只服从于律法之下,律法之上的那部分天性已经迷失。律法触不到的空间可随意发挥,很难设想没有法律约束的人间会是一种如何失控的状态。小区里随处有岗哨和巡逻的保安,不远处就是派出所,却没有谁去为这样一起绑架报案。法制缔造出众多文明,却不能顾及所有,养殖孔雀、食用孔雀者都在眉飞色舞。凌驾于法律之外的那份"自由",应该用善良的镜子来照一下。
 
孔雀,好好地活着,美丽地活着,信念会生出双翼保护你。那些无缘无故受苦受刑的万千生灵,或许都有一个因果,在另一重天里,会有永世的平安。也饶恕囚禁着你的这几个年轻人吧,饶恕地球村里众多的无知者,岁月会教会这立地行走的人类,爱护环境、保护弱势,善良和爱心是做人的首要价值观。万物相依相生,生生世世,说不准,在遥远的从前我们都是曾经美丽的孔雀。
作者简介
 
秋窗,青岛城阳区作协主席。著有诗集《秋雨微蓝》《窗含清秋》《秋窗闲灯》,合订诗集《诗歌九人年选》《七舞韵》等。

日志标题:孔雀的叫声 山高水长
日志网址:www.kmroom.com

困眠散文网散文精选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《孔雀的叫声 山高水长》,包含散文精选等更多散文精选 内容尽在困眠散文网www.kmroom.com。

相关推荐

桐城故事 (散文) ||湖北 周振林

● 周振林我这里讲的桐城,是贵州遵义的桐梓县。关于桐城的来历,据史料记载,桐梓县唐初为同安县,属同安郡;至德二年,因忌安禄山叛唐,去郡县名称中的安字,后改同安郡......

崔青 ‖一座安然若素的城

文/崔青在我的惯性思维里,如果给敬爱的这个词加个后缀儿,那一定是这三个字周总理。二十年前的五四青年节,我朗诵了诗人季风的《老乡》:同住在古运河畔的乡下,操一口淮......

最好的人生,始终保持精神明亮

文/花汐颜  半世人生,走过一段段风烟尘路,日子删繁就简,生活安稳朴素。人生意义的参悟,添了几分亮度和厚度。  山河岁月中跋涉,生命不曾减退光华,闪亮的思想,成......

拈花一笑,那朵花能灿烂多久

作者:雪灿  每个黄昏,沿着那条清澈的小溪,穿过那条开满浅蓝色野花的小径,倾听着那潺潺的流水声,我知道,那是岁月的长河在静静地流淌。  每晚,坐在电脑前敲击着文......

李晓云||终于,春暖花开了

有感于张家口新冠肺炎清零李晓云/作、朗诵 昨晚,九点二十七分。 张家口发布发布了全部治愈,张家口确诊患者清零的消息,我瞬间眼眶湿润。 这个冬天,好漫长啊,仿......

于伟 | 油花并蒂别样红

广袤贫瘠的黑土地上,犁铧深深嵌入了荒野,纤绳吱呀呀勒着这些女人柔弱的背脊。随着犁铧缓慢的前行,开垦出一块块新的沃野的同时,历史也书写了一页页新的篇章。 人们......

《逆商》作者/落叶

文/落叶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去还复来,多么豪情壮志的诗句,殊不知话语蕴藏着人生的辛酸与坎坷。在人生的大舞台上,有些人天生做事圆滑人情练达,左右逢源交际能力强,......

钱塘江的早晨

夏天的早晨来得特别早,次日我从沉睡里醒来的时候,窗外的天空已经早早地亮了。  经过简单的洗刷过后,看看离早餐的时间尚早,我便邀请着朋友一起,穿过林林立立的高楼,......

关于渡河的文章

篇一:渡河  时近黄昏,我独自站在渡口,看着夕阳下滔滔的河水泛着金色的波光。  河畔停泊着一艘客船,而我将乘这艘船渡过河。客船在水面上上下波动,里面空空如也。也......

错过了,这一季花开

作者:〃原ん点  一两场春雨过后,那种乍暖还寒难以将息的凄冷感觉,被日拨云开,款款徐来的煦风轻抚,霎时弥漫着微熏的氤氲。周遭都朦胧着一派暖暖的春意。  严冬的外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