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艳秋|在梅边

时间:2021-12-28 21:45:48   栏目: 美文欣赏   点击:996次  

网文间闲逛,读到一名叫杨方的女子写的《不在柳边在梅边》,有久违了的清喜溢上心头。几度品咂,末了将链接甩给好友紫月婵娟,两人观点皆是很有些意味。
 
过几日,又读到她的《在梅边》,不过是换了副叙说口吻,依然是喜到了骨子里,这着实很难得了。究其不知因何,网间不乏优秀的文笔文字,却是难以俘获一颗蛰伏的冬心,整日里打马城头,一城又一城地过,眼睛迷蒙到看不见一处可以停驻的驿站了。
 
杨方去普明寺访梅,那里有一株二百年的绿萼梅,还有亲手植梅的明修师父。梅从民间寻来,在普明寺的诵经声里疏影横斜,长成一株老梅禅定的姿态。我亦步亦趋,跟在杨方身后走进普明寺。天还没有亮,山和寺和梅都沉在暗黑里,这样的天色去看一株梅,于我是平生第一次,我有点小兴奋,心里有些怀疑会不会撞见不属于人间的故事。
 
寺外的温度零上八度,进了寺内低一度,手机显示零上七度。若不是丝丝传来的诵经声,我真的以为跟着她踩误了哪一步,跨进了天庭的门槛。
 
我在诵经声里得到镇定,目光四处飞掠,寻找那株二百年的绿萼梅。那是一株活在诵经声里的老梅,听久了普明寺的经声,已然开悟成一株宠辱不惊的梅,一株缄默不语的梅。不像半闲居的楼台上刚来数月的盆栽绿萼梅,密密麻麻地开,仿佛一心为了讨好主人。它也听不到诵经声,时有来访者见到它居然并不惊讶如我,只害得我每次都对着它大声喊:这是绿萼呀!
 
有什么好惊讶的!它旁边的白梅、乌梅、红梅相继撇嘴,不遗余力地比试,简直就是乱花渐欲迷人眼了。
 
忽然好想抱上我的绿萼梅去往普明寺,让它在那里呆一段时日,感受一下普明寺的晨钟暮鼓。或者去一个人迹稀少,寺庙主持也像一株老梅一样有来历有沉蕴的地方,闻闻梅在暗夜里的香,听师父讲一些远离凡尘的故事。
 
又忆起九华山之旅,转年去过五台山,熙熙攘攘人潮汹涌,神圣二字委屈地躲在心的一角假寐,幸好一路风景旖旎,走着走着忘记了来时的初衷。
 王艳秋|在梅边
杨方说,我心里一定是丢了许多东西。我来看梅,是想在梅身上找回来。瞬间的击中,我频频种梅,难道也是在企图找回心里丢失的东西吗?
 
回首,踉踉跄跄地奔忙,无暇关注一株梅的前世今生。继而有了闲心有了兴致,曾走过好远好远的山路去看一坡梅,那时的梅似乎只应长在他乡的画卷里,有如一种念想。后来,执意自己种梅,不敢与王冕林逋攀比,下意识里想沾沾梅的清气。
 
曾经收存了一首不知来由的诗句:一树老梅三两枝,四花五瓣开却迟,六壶七盏八方友,九里茶香十首诗。N多年了,看到梅花脑海里就浮现出来了。
 
前几日真的得到一株老梅,从一位年逾八旬的老者手中所购,属朱砂梅品种群,名曰骨里红。一向偏爱冷色调的东西,睹见一朵骨里红梅的绽放,心头还是禁不住颤了一颤。毕竟,它是一株老梅,虬枝盘曲,花影伶仃,在北方沿海小城尚属少见,况且有很多年头了。
 
午间与小城一位以画梅著称的老画家闲聚,听老画家讲梅里梅外的故事。他的梅向来少着颜色,素淡清沁,枝干行笔颇具于希宁的风格,每每读之,竟让人联想到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诗句。
 
哦,梅与荷,都是我的心头爱。在远离普明寺的海边小城,我的梅嗅着海风,听着浪吟,自在长成它想长成的样子。我日日与它们颌首,心思神游万里,恍若一滴滴浅淡的水墨,恣意晕染着泛黄的长卷……
 
【作者简介】王艳秋,女,曾用笔名一凡,新浪博客用名沧桑-看云。

日志标题:王艳秋|在梅边
日志网址:www.kmroom.com

困眠散文网美文欣赏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《王艳秋|在梅边》,包含自然美文等更多美文欣赏 内容尽在困眠散文网www.kmroom.com。

相关推荐

王云:呵!这是我的家乡啊!

呵!这是我的家乡啊!不知你是否曾到过如此温馨的地方,一排排,一座座,一家家,一户户。烟囱里抽出来的烟,和着风,吹出了草木的清香,闭目便能想到他们极尽繁华的一生,......

记故乡日出

作者:晓河  要数日出的壮观景象,莫过于大海上的日出那般磅礴大气、那般雄浑壮丽,仅此,足以震慑人的气魄,那种境界简直是美轮美奂极了。与此相比,我的故乡的日出仿佛......

李晓琦 ‖ 顺从也是一种孝顺

文/李晓琦妈来之前,我把米桶的米储满,把孩子的牛奶增加几个品种,把先生的白衬衣洗得白白净净,甚至最好还能让冰箱里有一碗吃剩的粉蒸排骨,或者剩一碗冰镇银耳汤我提醒......

“延迟满足”真能带来幸福感吗?

原创:高原麦客前段时间,和一位朋友聊天。他告诉我:不怎么回事,最近食之无味,夜不能寐,感觉整个人消沉了许多。我问他:有没有去看医生?他说:看过了,检查各项指标都......

爱 的 牵 引,散 文

李 梅|爱 的 牵 引(散 文)中午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,忽听一敲门声,打开门,探进来一个黑黑的脑袋,是袁亮。我问他何事,他递来5块钱说:老师,我刚才在走廊上捡到......

凡俗亲情

文/心奴  相比起妈这个称呼来,我更喜欢称她为母亲,其实她很烦人的,尤其是更年期以后,唠叨不说,还蛮不讲理。我们同睡一张床的时候,她会挤我说:你过去一点!我们一......

比如指尖生活

我不知道,那时的言语和表情,吹起的尘埃,落定在不久以后的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,成为我梦中最漫长的痛的一次铺垫。  我说天涯海角在哪里,在心里吗?我在黑暗中笑得花枝......

那一年……

未向你道过那一年的烟雨朦胧,湿了我花骨折扇,自此青衣乌篷,浮华一生  未向你道过那一年的桃花春事,乱了我眼中清韵,自此云卷云舒,不斩相思  未向你道过那一年的竹......

茉莉花的亲情

作者:崔译方  生活中,每个家庭都隐藏着一段凄凉的故事,每个故事都藏着亲情之爱,青春会逝去,生活会衰竭,友谊的绿叶也会枯萎,唯有亲情永远不变,好似一蕊冬日的阳光......

此生不愿等待,我愿注定孤独

黑夜爱上了白天,就注定了孤独;太阳爱上了月亮,就注定了孤独;香烟爱上火柴,就注定了孤独;老鼠爱上猫咪,就注定了孤独;狼爱上羊,就注定孤独;我爱上你,就注定了孤独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