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塘江的早晨

时间:2021-12-28 21:45:48   栏目: 散文精选   点击:853次  

  夏天的早晨来得特别早,次日我从沉睡里醒来的时候,窗外的天空已经早早地亮了。

  经过简单的洗刷过后,看看离早餐的时间尚早,我便邀请着朋友一起,穿过林林立立的高楼,越过几条已经“开膛破肚”着的马路,最后跨过一片排列有序且郁郁葱葱的绿化带,便来到曾经令我朝思暮想的钱塘江边了。

  早晨的钱塘江,如我此时踱着步子的心情一样,悠悠闲闲安安静静的。西边的天空已是湛蓝的一片,而东边天空里的云彩却不愿就此草草收兵,令躲在灰色的帷帐后边的朝阳也犹犹豫豫地不愿出来,像极“尤抱琵琶半遮面”的少女所夹带着的娇羞和矜持。

  凭栏浅望,一片仿佛是生了根儿的雾气,走不远也飘不走,轻轻柔柔的笼罩着整个江面。江水因此变得飘渺起来,身姿也逐渐婀娜起来。耳畔不断传来潮水轻轻揉搓着岸边碎石的声音,好似熟睡着的少女发出的均匀的喘息声,全然没有“钱塘一望浪波连,顷刻狂澜横眼前;看似平常江水里,蕴藏能量可惊天。”场面的宏大和壮观。

  朋友已经看透了我的心思,转身指着路边讲解钱塘江潮的文字告诉我:这钱塘江潮并不是时时泛滥汹涌的。你看这文字说明,它虽然每逢农历的初一到初五,抑或是十五到二十是都可以看到潮涌,但只是到了农历八月十八潮头初临的时候,江面潮峰才耸起一面三四米高的水墙直立于江面,喷珠溅玉,由远而近,飞驰而来,潮头相互推拥,鸣声如雷隆隆,顷刻间,势如万马奔腾的宏大场面也就出现眼前了。

  我无奈地笑笑说,看来我们还是来早了,不能亲眼目睹一番钱塘江潮气贯如虹的势气。只好将自己一时即兴赋得的“钱塘江平喜客吟,未有波澜未清晨。但等旧历八十八,潮涌千丈客惊魂”的小诗随口吟出,来宽慰一番自己有些失落的心了。

  远处林林立立的高楼大厦继续沉默着,横跨两岸的江桥一如既往地挺着腰板,垂钓者依然聚精会神地盯着浮在水面的鱼鳔,运载着货物的机驳船依然徐徐前行,这眼前的一切一切,是一幅即将完工的水墨画吧,又等待着谁为它点上最为鲜艳、最为精彩最一笔呢。钱塘江的早晨

  忽而,有一阵阵的微风吹过来了。她一会儿跑到你的面前,轻轻地揉搓着你蓬松的头发,悄悄亲吻着你的皮肤和你滚烫的唇;一会儿便倏地远离开你,气力弱弱却劈斩开一片的雾霭,冲向天空去迎接即将喷薄欲出的朝阳;而等我想抓住她,拥她入怀的时候,她却又沉到江心,追随着徐徐前行的机驳船,一路欣赏着碎波千顷的唯美与壮观;隐入郁郁葱葱的树林里,赶着唤醒正在熟睡的蝉儿。

  或许受了这风儿的感染,我的脚步竟然变得轻盈起来。我越过号称“第一码头”,贪婪的身躯又朝着复兴大桥,以及被称为“钱塘第一桥”的方向快步而去。

  来江边散步的人群也逐渐多了起来。他们有操着浙杭俚语的当地人,有像我们一样偶尔邂逅于此的外地人,还有说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外国人;有三五相约散步的老年人,有活力四射的青年人,也有稚嫩天真的小顽童。他们有的娴熟地打上一圈太极拳活动活动筋骨,有的则在身旁的石凳上放上个小音箱,来几段吴越戏曲新唱,有的则跑跑步放松一下心情,各人做着各人活动且互不讨扰。

  多么美好的钱塘江的早晨啊!当朝阳终于挣脱开云雾的束缚,将一束束金色的光线射向了山川、大地、楼房、湖面的时候,当蝉儿清脆悦耳的啸叫又一次响起的时候,或许这曾令人陶醉了的钱塘江的早晨也该谢幕了吧。

日志标题:钱塘江的早晨
日志网址:www.kmroom.com

困眠散文网散文精选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《钱塘江的早晨》,包含散文等更多散文精选 内容尽在困眠散文网www.kmroom.com。

相关推荐

桐城故事 (散文) ||湖北 周振林

● 周振林我这里讲的桐城,是贵州遵义的桐梓县。关于桐城的来历,据史料记载,桐梓县唐初为同安县,属同安郡;至德二年,因忌安禄山叛唐,去郡县名称中的安字,后改同安郡......

崔青 ‖一座安然若素的城

文/崔青在我的惯性思维里,如果给敬爱的这个词加个后缀儿,那一定是这三个字周总理。二十年前的五四青年节,我朗诵了诗人季风的《老乡》:同住在古运河畔的乡下,操一口淮......

最好的人生,始终保持精神明亮

文/花汐颜  半世人生,走过一段段风烟尘路,日子删繁就简,生活安稳朴素。人生意义的参悟,添了几分亮度和厚度。  山河岁月中跋涉,生命不曾减退光华,闪亮的思想,成......

拈花一笑,那朵花能灿烂多久

作者:雪灿  每个黄昏,沿着那条清澈的小溪,穿过那条开满浅蓝色野花的小径,倾听着那潺潺的流水声,我知道,那是岁月的长河在静静地流淌。  每晚,坐在电脑前敲击着文......

孔雀的叫声 山高水长

孔雀的叫声 山高水长文/秋窗春夏秋冬,她都在一根独木上站着,象一位被囚禁的美人,爪上绑着小铁链。透过窗户,每天都能听到她凄婉的叫声,叫声里山高水长。每天,我会数......

李晓云||终于,春暖花开了

有感于张家口新冠肺炎清零李晓云/作、朗诵 昨晚,九点二十七分。 张家口发布发布了全部治愈,张家口确诊患者清零的消息,我瞬间眼眶湿润。 这个冬天,好漫长啊,仿......

于伟 | 油花并蒂别样红

广袤贫瘠的黑土地上,犁铧深深嵌入了荒野,纤绳吱呀呀勒着这些女人柔弱的背脊。随着犁铧缓慢的前行,开垦出一块块新的沃野的同时,历史也书写了一页页新的篇章。 人们......

《逆商》作者/落叶

文/落叶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去还复来,多么豪情壮志的诗句,殊不知话语蕴藏着人生的辛酸与坎坷。在人生的大舞台上,有些人天生做事圆滑人情练达,左右逢源交际能力强,......

关于渡河的文章

篇一:渡河  时近黄昏,我独自站在渡口,看着夕阳下滔滔的河水泛着金色的波光。  河畔停泊着一艘客船,而我将乘这艘船渡过河。客船在水面上上下波动,里面空空如也。也......

错过了,这一季花开

作者:〃原ん点  一两场春雨过后,那种乍暖还寒难以将息的凄冷感觉,被日拨云开,款款徐来的煦风轻抚,霎时弥漫着微熏的氤氲。周遭都朦胧着一派暖暖的春意。  严冬的外......